企業文化
Company Culture
【我們的節日·春節】濃濃的年味,濃濃的親情
發布時間:2022-02-02 閱讀數:10 來源:admin
分享:

小時候,年味是一種期盼,期盼那套藏在衣柜里嶄新的衣服;年味是一種向往,向往除夕夜那頓久久不能忘懷的美食;年味是一種懷念,懷念遠近村子里噼里啪啦的鞭炮聲;年味是濃濃的甜糖,大把大把可以含在嘴里的糖果;年味就是喜慶的火紅,家里各道大門上貼滿的火紅對聯。

長大后,年味成了忙碌,忙著年底的各項工作;年味是回家的車票,能夠載著我回家與父母團聚;年味是相聚,節假日期間與父母的天倫之樂;年味是團圓,相隔千里的兄弟姐妹在過年短暫的相聚。


年味究竟是什么呢?是它變淡了,還是我們懷念小時候的美好,不愿意長大,不想父母被歲月攆老。關于年味,我想答案就在我們身邊……

過年時候,最高興的事情就是洗衣服被子。那時候沒有洗衣機,衣服全靠手洗,為了洗衣服寬敞,各家各戶都是把家里需要清洗的被子、床單、蚊帳全部一股腦兒收整起來,帶上清洗的工具,放在籮筐里,帶到家里附近的一條名字叫“大河”的小河邊清洗,洗衣服的人多了,大人們就邊清洗邊聊東家長西家短,我們小孩子們就在河兩邊的山坡上瘋跑,隨著母親的吆喝不時的把大人清洗出來的衣物晾曬在河兩岸的灌木叢上,洗好的衣物在太陽下暴曬,大人們的談笑聲,小孩子們的嬉笑聲,河水的嘩嘩聲交織在一起,熱鬧極了。

過年時候,最難忘的是吃殺豬飯。殺豬飯是村里年前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一場親屬間的聚會。那會的農村,家家戶戶每年都會喂養幾頭肥豬,把最大的一頭留下過年宰殺后留著吃。進入臘月后,村里開始充斥著肥豬的慘叫聲,聽到叫聲,我就知道快要過年了。挑選一個吉利的日子,父母喊好幫忙的鄰居和到家里團聚的親戚們就開始忙碌起來了。買菜、洗菜、炒菜,殺肥豬,清理豬毛,分解豬肉,大人們高興的忙碌著,小孩子們圍著大人觀看分解豬肉,討論著這是那個部位,等會要吃哪里。

過年時候,最期待的就是制作年夜飯的過程。年三十的早上,父母早早起來,去集市上買回來年夜飯需要的食材,每到父母回家的時候,第一時間我就去翻看籮筐里的東西,看看有沒有自己期待的煙火和糖果。中午草草吃過午飯,休息會兒,全家就開始為年夜飯做準備。母親在鍋邊忙碌著,鍋里咕嘟咕嘟煮著米飯,升騰起來的熱氣包裹著母親,若隱若現。父親就在門口的院子里宰殺雞鴨,收拾魚鱗,然后借著母親煮飯產生的米湯開始貼對聯。用一把刷子,將門兩側和頂部刷好,父親站在凳子上,雙手錯開捧著對聯,讓我站在后面遠遠看著正不正,父親在我“左邊點,右邊點”的指揮下,將對聯鋪好,再用一塊抹布慢慢在從上到下抹開,對聯在抹布的作用下,平整開來,對著貼好的對聯,平添出許多興旺發達的喜慶氣息。通常開飯前,父親都要帶著我去附近的山坡上,摘回來滿滿一編織袋的松樹葉子,鋪灑在原來飯桌位置的地板上,然后開始上菜,各種美食味和著飄出來的一縷縷松樹葉子的清香味,濃濃的過年氣息撲面而來,心里由衷的高興起來。門口鞭炮聲響過,對著饞了很久的美食大快朵頤。夜幕降臨之后,爬山房頂,看著飛上天空的煙火,一瞬間炸開,把大地照得白晝一般,美不勝收。

大年三十,貼好春聯,放上鞭炮,吃上團圓飯,一家人圍在一起過大年。兒時以為年味就是有吃有玩有壓歲錢,長大后才知道,過年前面大人的忙碌,是過年時的熱熱鬧鬧,一年中的忙忙碌碌,是全家一起努力的幸福。年夜飯上的雞鴨魚肉,寓意一家人的大吉大利、連年有余。過年不僅是團聚,更是美好的祝福。

一聲爸媽,就是過年。難忘濃濃的年味,濃濃的親情。如今生活好了,不需要去河邊洗衣服被子,各種物資也不稀罕了,年味淡了,但是對家人對父母的思念越來越濃烈。

END



掃碼關注

傳播企業聲音

傳遞能量溫暖

供稿:李   晶

責編:楊洪梅

審核:廖洪波






Copyright ? 2021 版權所有 云南先鋒化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滇ICP備15005986號 53080202000194
快三玩法介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